你猜我是Esingb
没肉
2017.07.17阅读 3150

许昕放下手中的笔想了想,自己和方博从高中到现在,也都是快十年了。

七年那会儿两个人好好的也没什么事儿,甚至在纪念日那天双方得对方都准备了一个惊喜,但怎么都十年了,也要来痒一回?

细细想过两个人因为各自的工作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,餐桌上无言的沉默,甚至多久没有好好滚过床单来一场酣畅淋漓的*。

每天早起晚归最亲密的接触无非也是只离家前的吻,晚上的互道晚安也各自心怀心事,相背而睡。

推开公司大门的一瞬间热浪铺面,燥热与心底的火一起腾生,许昕扯了扯领带松了衣扣才觉着好些,他想着今晚应该和方博好好谈谈,看看各自的问题都出在了那儿。

他在回家的路上开车绕了远路,去了方博喜欢吃的那家蛋糕店买了一小个冰淇淋蛋糕提回家。

只不过一切预期的计划似乎都被对面那辆骚包的红色豪车给打破。车上穿着得体的男性下车给副驾驶坐上的人开车门,许昕无意的一瞥,竟然是方博。

看着两人的交谈甚欢,甚至那个男人还伸手抚平了方博额前支楞这的碎发,替他抹去鬓角溢出的汗。而方博竟然羞涩的笑着全盘接受。

妈的。

夏日的小火苗一下子被方博青涩的笑容呼啦一下点的不可收拾,他脑袋里完全就只有方博竟然对着一个陌生男人这样笑,做这样亲密的事。

许昕咬着牙阴沉着一张脸,先上了楼。

哼着小调今晚格外舒心。

一笔大生意谈成了不说,自己远方的表哥也飞跃大洋回到了这里,方博摸着包里的钥匙不成调的拧开了门。

没想到就被人一把拉了进来。

还没反应过来嘴就已经被人狠狠地咬住,用牙齿暴力的啃噬他的唇瓣,还来不及痛呼,那人的舌头就撬开贝齿钻了进来在口腔里扫荡。

“唔……操许昕……你……”

整个人被压在许昕的身下,身上的人像是带着凌厉的气势动作粗暴的三两下就撕开了他的衣服。

“我去许昕……你他妈干嘛……”

气的眼角发红的人一瞬间停下了动作,他伸手捏上了方博干瘪的*,附身在他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到。

“你不是太寂寞了吗?都去找别的男人呢,昕哥我不能满足你吗?”

还没反应过来许昕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的西裤也被人粗暴的拉了下来,燥热的空间里竟然让他有些瑟瑟发抖。

强烈的反抗许昕莫名其妙的的动作和到处点火的手,方博气的骂娘,他咬了一口许昕的肩膀大声地质问到底要干什么。

没想到就被许昕抱了起来,双脚分开强迫性的夹在了他的腰侧,啪得推到了墙壁上。

许昕的吻带着报复的以为落在自己的脖颈间,用牙齿叼起一小块嫩肉再松开,痛感却夹杂着丝丝*从被人舔舐的地方麻到了手指尖。

本想这算了算了,两人是真的很久没有做过爱了,方博也想着放任许昕莫名其妙的暴戾,他接受着许昕所有的动作,伸手抚摸上了他的后脑勺。

像是只被安抚住的巨兽,许昕蹭了蹭方博的手心,留恋的舔了舔他的唇瓣,手钻进了*里一点一点的撸过他的*。

舌头舔了舔他敏感的耳尖,放沉了声音伏在他耳边讲话。

“方博儿,我听见你哭着祈求着喊着我哥哥,求我轻点。”

“可我就不听,狠狠地干进去---我就喜欢你这样。”

“我想把我的大兄弟狠狠地操进你的嘴巴里。”

忽的像是清醒过来,他听着许昕沙哑性感的话猛地想起来,这是高中时期许昕些给他的黄色情书。

没由来的一下子软了身子,下身被人撸动的*硬的很快,支起了一个小帐篷,他绯红着脸抬手拍了下许昕的背,示意他别再说了。

许昕用嘴咬着他淡褐色的*,用舌尖带着热气划过乳晕,故意把东西含在嘴里吸得嘬嘬作响。

敏感区域被人这样放荡的含在嘴里滋滋作响,方博的脸快要爆炸,可让人爆炸的*带着生理的欲望让他不自禁挺起了胸脯,把胸前的东西往人的嘴里送。

室内没开空调,鬓角早就被汗濡湿了,两具汗津津的躯体挤在一起生火。许昕褪下了方博被体液弄湿的*,把失了神的人靠在墙上,三两下扒掉了自己的衣服又重新黏了回去。

手指探到*的时候早就被濡湿了,许昕挺了挺下身示意方博动作,自己就把食指和中指并拢寻着褶皱插了进去。

急切的想进去更深些,曲折手指头在湿软的*里上下戳弄,自己的*被人含得很深,一下一下的操着方博喉见的软肉,许昕抽出一只手揉了揉方博毛绒的后脑勺,又穿下去揉弄他的*。

知道*足足可以容纳下四根手指时,许昕早有些迫不及待,他拉起还在他胯间努力吞吐的人,亲了亲他被汗粘湿的睫毛和鼻尖,抽出*的手指头把人一个翻身压在了墙壁上。

前身是冰冷的墙面,被欺凌的红肿的*摩擦过墙壁时又羞耻又疼痛的舒适。方博的手臂交叉被许昕好看的手指压在墙上,许昕的大腿马上挤进了自己的大腿之间。

被迫分开的双腿跪在地上,软塌塌的腰被人往下按了按,被玩开了的*立马就挺翘了起来。艳红色的*带着*的体液一张一合对着许昕的巨物发出邀请。

*对准*的一瞬间许昕低头亲了亲方博被汗濡湿的肩膀,咸津津的味道在口腔弥漫开来,耳边低声的喘气和若有若无的娇喘声激的许昕一挺胯。

一插到底。

从来没有试过的*进入的太深了,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深度,*的陌生感。

方博没忍住叫出了声,他咬住下唇,被贯穿的*折磨着他不满许昕的滞顿,小幅度的动了动腰。

接下来的狂风暴雨操干到他手脚发软。

一次次打桩机似得插入承载着两人多日没有发泄的欲望,似乎是找到了发泄口,许昕痴迷的咬着方博的耳垂,胯间囊带拍打方博挺翘的*发出的啪啪啪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客厅。

插入时深处的嫩肉紧紧吸附着许昕*,离开时又咬着他不肯他的离去,咕叽咕叽的水声到了让方博的耳朵里让他双颊爆红,下意识的服软求饶。

“啊!呜!许昕、许昕,好快……”

“别、别,太深了,顶到了!”

大概是闷热的空气将不易的*放大百倍,有些让人窒息。随处一摸都是黏腻的汗水。许昕身下还不放松,甚至讲着黄话吻掉了方博翘着*的曲线美妙的背部滚下的汗液。

腰间有些脱力,许昕掐着方博细瘦的腰肢往上抬了抬,动作毫不手软,又觉汗涔涔的怎么也握不住还是往下滑,他粗鲁的捏住方博的腰,力道大的在他的腰际留下道道红痕。

身下被凌虐的*一波波如潮水般涌上来,*干到体内深处是极致的*让他像是吸食了名为许昕的毒品飞上云霄,方博放浪的一声大过一声。被掐痛的痛感随着爽的感觉冲上眼眶,让他喊着许昕的名字濡湿了。

许昕歪过头与方博接吻,他改了频率,不再是一下一下的直捅要害,反而扭捏起来九浅一深的就是不给方博爽快。

“你他妈……到是快点啊!”

身后的人像是没听到一般自顾自的轻咬着方博的后背,留下点点红痕,无声的引诱他让他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。

气的直哆嗦,方博干脆一发力挣脱开许昕的桎梏,脚软的把人推倒在地。自己对准着依然直硬的性器一下子坐了上去。

不一样的*,方博满脑子都是想要想射的欲望,他拉过许昕的手扶着自己的腰上下动了起来。

最后自己先射了出来,白色的*粘湿了许昕的胸膛,随即许昕也射在了自己的体内。

后面满满的全部都是滚烫的*,方博脱力的倒在许昕的胸膛上喘气,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些什么。

随即有被人抱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上,再次狠狠操了进来。

两个人哼哼的做到了半夜,许昕本想抱着人去清理也被制止住了,方博累的眼皮子都抬不起来,腰酸背痛的滚进了许昕的怀来。

“开空调……”

“……你今天抽什么风……”

许昕倒是耍起脾气再次咬着方博都是红痕的脖颈,迷迷糊糊的说看见他和别的男人举止亲密。

“去,去你妈的……那是我哥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那么这次*也是很棒的了。

fin

本文使用 WeicoNote 创建 举报